“仙股”中弘股份将退市 仍紧急换帅

连续19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17日)股价低于1元,中弘股份提前一天被判了“死刑”。

原标题:“仙股”中弘股份将退市 仍紧急换帅

连续19个交易日(2018年9月13日-10月17日)股价低于1元,中弘股份提前一天被判了“死刑”。10月17日收盘,中弘股份股价跌9.89%,报0.82元,这也意味着即使10月18日收盘涨停,中弘股份的股价也无法超过1元“生死线”。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中弘股份或难逃被终止上市的命运。

如果中弘股份确定退市,将成为A股史上首只因为股价跌破1元退市的股票。

10月17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中弘股份证券处电话,无人接听。

A股或迎首只股价跌破1元退市股

10月16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第九次风险提示性公告》指出,从9月13日-10月16日,中弘股份股票已经连续18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如果中弘股份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尽管10月17日中弘股份尚未发布第十次风险预警,但公司股价连续19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1元已经成为事实,这也意味着,留给中弘股份提升股价的时间仅剩最后一天。但是,由于中弘股份17日股价报收0.82元,18日就算涨停也无法超过1元“生死线”。

这已经是中弘股份今年第三次沦为仙股。

今年6月,中弘股份股价就曾首次跌破1元。中弘股份股价第二次跌破1元的直接原因是涉嫌财报造假。

今年7月13日,中弘股份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称,报告期内,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876.59%,基本每股收益亏损约0.17元。关于上半年业绩变动的原因,中弘股份表示,因报告期内公司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大多处于停工状态,融资发生的资金成本费用化,导致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10亿元。

公司于8月14日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指出,因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8月15日早盘,中弘股份跌破1元成“仙股”。

8月29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2018年上半年年报,报告期内,中弘股份营业收入同期增长9.04%,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26亿元,同比大减4625.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同比大减3764.20%。

此次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能再度回到1元以上,中弘股份恐成为第一只退市的房地产股票。

逾期债务56亿,四度寻求“接盘侠”

根据中弘股份16日的公告,截至2018年10月14日,中弘股份已有56.17亿元债务未能到期清偿,全部为各类借款。公司目前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正是由于诸多债务,中弘股份在不断寻找救星、寻求重组,而这也为中弘股份本次股价跌至1元以下埋下了伏笔。

据了解,今年3月起,中弘股份相继寻求“接盘侠”中国港桥、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加多宝、宿州国厚及中泰创展。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由于管理不善,资金紧张,在建地产项目均陷入停工状态,面临多起诉讼,已经陷入严重经营困难及债务危机,持续亏损。而公司与加多宝等多方签署了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加多宝等相关方拟向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及管理服务,以解决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

然而仅仅过了一晚,8月28日一早,加多宝就发声明否认,称加多宝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从未对协议中签名的“黄伟清”有任何授权,公告中所述加多宝的财务数据严重不符。一时间,这场重组变为“罗生门”。

到了8月30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经审慎判断,认为《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实质性上已终止。公司将在取得该协议终止的书面文件后,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尽管如今加多宝重组一案告一段落,但中弘股份的逾期债务问题仍未解决。

在这一背景下,中弘股份10月9日晚间披露与宿州国厚及中泰创展共同签署了《经营托管协议》。中弘股份委托宿州国厚对公司实施托管经营,中泰创展同意在宿州国厚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促进中弘股份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据披露,宿州国厚是由安徽国厚资本、宿州城投和陕国信托共同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中泰创展的控股股东为解茹桐,截至今年上半年结束,中泰创展总资产337亿元,净资产60.4亿元。

为尽早解决逾期债务问题,化解中弘股份债务危机,10月16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拟召开债权人大会,会议内容为审议组建中弘股份债权人委员会的相关事宜和商讨解决中弘股份逾期债务的相关问题。这场会议被部分业内人士解读为中弘股份解决逾期债务问题迈出实质性步伐。

不过与此同时,中弘股份也表示,宿州国厚和中泰创展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的实际经营情况尚未开展全面尽职调查,对公司及公司子公司存在的问题和风险尚未有全面了解。公司能否与债权人就债务重组达成一致意见,以及能否就具体项目引入流动性资金或战略投资者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 聚焦

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董事长总经理双双辞职

中弘股份的危机持续不断,并在紧急换帅中。10月7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一份(2018)京03执298号法院裁定书,从裁定书信息可知,申请执行人中泰创展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额为5亿元及利息、违约金,被执行人包括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继红、王永红等,中弘股份及中弘卓业持有的股权被轮候冻结。同时,根据最高法院网站信息显示,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王永红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10月8日,中弘股份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要求说明公司是否与中泰创展签订过借款协议或者担保协议,5亿元债权纠纷的借款主体及担保人情况。10月15日,中弘股份回复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收到贷款5亿元,债务到期后未能履行偿债义务,债权人浙江中泰创展依照法律规定主张债权,并申请法院查封了债务人的部分资产。

就在中弘股份回复问询函的三天前,10月12日,其公告称,公司获悉公司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再次被司法轮候冻结。

截止公告日,中弘卓业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共持有公司股票22.27657410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55%,其中22.20961822亿股已经办理质押登记手续,占其持有公司股票的99.70%;中弘卓业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司法轮候冻结。

对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轮候冻结中弘卓业部分股权事宜,公司已告知中弘卓业尽快核实具体原因,尽快通报给本公司。公司将持续关注中弘卓业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的事项,进行后续披露。

控股股东的股份被司法冻结一事还未告一段落,10月16日,中弘股份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长王继红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及董事、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人辞职均系个人原因。

根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张继伟的辞职自辞职报告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的任何职务,其所负责的工作已平稳交接,其辞职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王继红的辞职将导致公司董事会成员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在补选出新的董事前,王继红仍应按照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董事长、董事和法定代表人职责。

根据中弘股份最新公告,经董事长王继红提名,中弘股份聘任张永宏为公司总经理。简历显示,张永宏出生于1964年9月,北京大学法律系学士硕士,2005年到2007年博雅智业公司总经理,2008年到2012年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副院长,2013年至今深圳源泉汇创业孵化器总经理。张永宏未持有公司股票,与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实际控制人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不是失信被执行人,亦未受过中国证监会及其他有关部门的处罚和证券交易所惩戒。